奻漆湮鳶淉葬岈嘟_燴※錨傖掛§腔椅囡旒

上海大火政府事故處理“零成本”的慈善賬

上海大火政府事故處理“零成本”的慈善賬

www.prototype.com.hk

千呼萬喚始出來。9月19日,上海市慈善基金會靜安區分會終於公佈瞭上海大火社會捐贈資金的使用和安排情況。多項以政府名義下發的幫扶金、慰問金,最終證實來自善款。在善款信息公開有所進展之際,災民對“政府和肇事方事故處理‘零成本’”的不滿又被激起。而如果沒有受災居民的持續追查,上海大火中的善款可能還在公眾“隻見來路,不明去向”的中國式慈善軌道上運行。2010年上海“11·15”大火之後,社會各界捐款踴躍。由於是政府主導善後過程,受災居民們對其中的慈善賬目產生懷疑。他們從追查未發捐贈物品開始,到追究善款的數額、分發方式,再到委托律師申請公開善款信息。中國歷來的事故善後模式中,民間善款、政府救助、責任賠償等往往混雜不清,慈善信息等亦缺乏透明度。在中國慈善遭遇空前信任危機之際,追問上海大火善款賬目,有助於分清責任單位、政府和社會等各界權責,對於慈善事業發展不無警醒作用。愛心與質疑上海大火發生之後,愛心湧動。紅十字會、慈善協會兩大系統,是占有救災募款壟斷地位的“官辦民間組織”。大火後第二天,上海市慈善基金會即開通五條捐贈途徑,靜安區民政局成立專項募捐機構,並以上海市慈善基金會靜安區分會的名義發出募捐通告。截至2010年11月21日中午,接收捐款2714萬餘元。上海市紅十字會方面,至12月2日,募得善款603萬元。同時行動的還有上海民建扶幫公益基金會、上海老年基金會等。12月以後,隨著大火應急救援工作逐步結束,詳細的善款信息漸漸淡出公眾視野。2011年3月25日公佈的上海市慈善基金會2010年審計報告透露,在火災事件中資助支出9883850元,而對善款總額、支出明細,報告並未公佈。此後直到9月,再無善款信息公佈。善款信息不透明,是國內慈善組織的通病。2010年12月,民政部下屬機構的一份抽樣調查報告稱,約有75%的慈善組織“完全不披露或僅少量披露信息”。國內公募性慈善機構的“官辦基因”和官僚化慣性,使其缺乏信息公開的動力和壓力。上海大火之後,受災居民陸續收到過冬費、春節慰問費等,感激之餘也不無困惑:一些慰問金、慰問品,並未明確來源,災民簽字以後,收據即被拿走,災民無法瞭解慰問、撫恤、賠償等準確信息;一些媒體公開報道的捐贈項目,並沒有發到手裡。受災居民李德柱回憶,2010年11月20日,他在住院時,政府工作組的人員就說,老人還有1萬元慰問金,但其後這筆錢不見蹤影。在受災居民項紅燕印象裡,2010年冬天,鄰居都在傳說有捐贈手機發,卻無人收到。最初隻是一些災民私下議論,至上海市慈善基金會2010年審計報告公佈之際,私下的質疑變成瞭公開的追問。追問未發財物2011年2月,為解決善後事宜,多戶受災居民向政府建言,建立“11·15”火災多方對話機制。至3月,作為多方溝通渠道的每周六區長座談會應時而生,也成瞭災民追查未發物品的主要平臺。最先落實的是保險金。據《新聞晨報 (微博)》2010年11月17日報道,大火之後,由於失火大樓所在街道投保瞭社區綜合保險,11月16日、17日,太平洋保險上海分公司先後將500萬元保險金轉至江寧路街道。對此,在4月的一次區長座談會上,多戶災民追問這筆資金下落。2011年4月20日,這筆費用終於發下來:受災傢庭每戶1萬元,受傷者每人1萬,遇難者2萬,實發300多萬。事後,政府工作組人員向災民解釋:投保人是江寧街道,受益人也是江寧街道,隻要錢是花在火災上面,不需要發到災民手裡,剩餘款項還在有序安排中。接下來是羊絨被。2011年1月,王閧搬離臨時安置賓館,簽 過渡安置協議時,拿到一套羊絨被,以為是搬出去的福利。後來從一份新聞報道中才其來歷:早在2010年11月25日,中國扶貧基金會募捐箱管理辦公室捐贈312條羊絨被,當時的報道稱已由江寧路街道送到災民手中。在4月的一次區長座談會上,多數並未得到羊絨被的災民提出瞭疑問。一周之後,江寧街道主任出面答復稱:當初災民們住在安置賓館,羊絨被是由他們保管。這一說法遭王閧當場反駁。之後的5月4日,上海34攝氏度的高溫下,其餘的羊絨被終於發瞭下來。上海市老年基金會的捐贈信息,是災民從2010年11月28日《新民晚報》上看到的:2010年11月17日,上海市老年基金會通過區民政局,為受災老人送去250萬元,其中包括上海置業捐贈的200萬元。上海郵政公司也捐瞭60萬元。在6月的區長座談會上,災民問副區長:這筆錢半年多瞭,為什麼沒有發?經多次反映,事隔八個月之後,上海老年基金會舉行儀式發放善款:1950年12月31日前出生的老人每人1萬元。至於多少老人收到這筆款項,310萬元善款是否發放完畢,上海老年基金會並未公佈。其後,在上海大火善款使用飽受輿論質疑之時,關於上述捐贈儀式的信息也從該基金會官網上消失瞭。中國電信捐贈的手機信息,來源是2010年11月26日的《人民郵電報》:中國電信上海公司將向失火大樓中的156戶,各贈送價值1500多元的3G預付費手機一部。同樣在區長座談會上,王閧拿瞭報紙給副區長看,副區長說不知道這個事情,答應去追。一直到8月,手機才發下來。對於災民們循著媒體報道追問,有關部門才分發相應捐贈款物的問題,上海市靜安區委宣傳部人士向財新《新世紀》解釋說,善款的使用由上海慈善基金會靜安分會掌握,根據不同的項目推動。而按《救災捐贈管理辦法》規定,救災捐贈款物,應當在本年度內分配使用,不得滯留。確需跨年度使用的要報上級政府民政部門審批。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鄧國勝介紹,國內一些救災項目善款的使用,要經過“申請、立項、論證,層層劃撥”等復雜流程,周期長、環節多。這種情況下,應該披露一個善款使用流程,履行告知義務。賠償與善款“打包”質疑在善款分發之際,2010年12月1日,“11·15”大火善後工作領導小組出臺瞭《關於11·15火災善後賠償和相關救助的方案》(下稱《方案》)。其中,對於每個遇難者,除事故責任單位一次性賠償65萬元,還包括撫慰金1萬元、政府綜合幫扶金10萬元、通過社會捐助的愛心幫扶20萬元。火災善後處理中,有關賠償事宜等爭議遲遲未能解決(參見本刊2011年第31期“大火賠償持久戰”)。截至今年9月17日,58名遇難者中僅20名遇難者傢屬簽下協議,分別領取96萬元人身賠償和救助款,用去善款400萬元。。王閧曾問靜安區民政局一位副局長:方案中的20萬元捐贈為什麼遲遲不發?該副局長答復稱,20萬元的善款是跟整個方案中的96萬元“打包的”。同樣被打包的,還有對一般災民的幫扶費。一位受災居民介紹,春節過後,工作組通知她去領每人3.2萬元的幫扶費用。但在要簽字的材料中包括一張抬頭有火災事故責任單位靜安建總的表。她感到這錢“來路不清楚”,不知究竟算救助還是賠償,“不能拿”。據受災居民事後瞭解,這筆費用同樣出自《方案》的規定:對於一般受災人員,涉及三筆費用:政府綜合幫扶金,每人1萬元;社會救助:參照傷殘人員救助標準實施,有傢庭收入者,每人每月1000元臨時補助,期限可從三個月延長到一年,為1.2萬元;愛心幫扶:通過社會捐助,每人幫扶1萬元。同樣,按照《方案》,善款也被“打包”進對於傷殘人員的賠償中:除事故責任單位按傷殘等級賠償,還包括3萬元、2萬元、1.2萬元的政府綜合幫扶金;社會救助:對於沒有傢庭收入者,每人每月臨時補助2000元,有傢庭收入者,每人每月1000元臨時補助,期限視情可從三個月延長到一年;愛心幫扶:通過社會捐助,按傷殘等級,分別幫扶7萬元、4萬元、2萬元。將善款和賠償捆綁發放有什麼依據?受災居民張國林就此向區民政局詢問時,得到的回答是:這是政府行為。在中國,慈善捐款由政府統籌使用的現象沿襲日久。但是,在責任賠償有爭議的情況下,政府這種越俎代庖的“打包”發放,無疑是將慈善捐贈作為迫使災民接受賠償方案的“砝碼”。對於上述疑問,一位靜安區委宣傳部人士稱,這“確實是個問題”。當初,是將賠償和救助方案一起公佈的,在“主觀上”沒有說要綁在一起發,但在執行過程中,“客觀上”形成瞭這樣一種情況。北京大學非營利機構研究中心主任金錦萍接受媒體采訪時分析,賠償金是基於侵權事實作出的法律意義上的賠償,善款則是社會各界對於受害者及其親屬的捐助,兩者性質不同,“打包”發放沒有道理。兩次通報未能釋疑對上海老年基金會善款等的追查,讓受災居民更加懷疑。災民們開始發動人手,查閱各大媒體報道過的捐贈信息。至8月,他們統計出一個數字:4400萬元左右。隨著國務院調查處理結果公佈,善後工作重點轉為理賠。災民們決定尋求法律渠道維權。9月3日,21戶受災居民委托律師袁裕來向政府提出信息公開。9月6日,上海市慈善基金會靜安區分會通報稱:截至2011年9月5日,社會各界“11·15”火災捐贈款項總計5469.92萬元,已發放2834.7萬元。對上述數字,受災居民同樣表示懷疑。他們開始向工作組索要當初的收據,計算所收款項。這些費用包括每人500元的臨時生活費、一次性慈善幫困金、過冬費、發春節慰問費、換季衣物補貼救助金、高溫慰問金、中秋國慶慰問金,另有部分“一般受災人員”領取每人3.2萬元的幫撫費,若全部領取,一戶大概在10萬元至20萬元之間。很多傢庭,因對費用來源不明、權責不清等原因拒領多種款項,有的傢庭僅領到四五萬元。“橫算豎算,所發善款還是不到2800萬元。”王閧說。這讓受災居民懷疑:以往以政府名義發放的幫扶金、慰問金等,是不是從善款中支付的?9月5日發放的中秋國慶慰問金,驗證瞭他們的懷疑。在王閧拿到的收據上,清晰標明該款來自社會捐贈。張國林從上海市慈善基金會靜安分會一位秘書長處也瞭解到,之前所發的高溫費、服裝費、撫慰金,都來源於善款。受災居民的追查還在繼續。至9月19日,上海市慈善基金會靜安區分會再次公佈上海大火社會捐贈資金使用和安排情況。社會捐贈款按三大類發放2834.7萬元:定向捐贈共150.12萬元,已發104.62萬元;愛心幫扶共2050.5萬元,已發700萬元;專項愛心幫扶3269.3萬元,已發2030.08萬元,涉及9項。剩餘的2635.22萬元將分類發放,其中1175.22萬元專項愛心幫扶金擬於9月底發放,另有約64萬元為應領未領款項。財新《新世紀》記者註意到,此前被抨擊“打包”發放的《方案》中的愛心幫扶資金,餘款約1350.5萬元,將不與其他賠償和救助資金捆綁。災民在辦理相關手續後,可單獨領取。靜安區委宣傳部向財新《新世紀》記者解釋稱,本次公佈的內容為過程性的支出情況,待全部項目完成後,將依法進行審計,並公開審計結果。對此,受災居民仍有疑問:定向捐贈款項去向交代不清;專項愛心幫扶金九個項目中,並未提供明細清單,其中的獨生子女費用一些傢庭並未收到;上海市老年基金會向受災老人捐助168萬元,而其官方網站顯示,接受相關款項310萬元。在善款信息公開有所進展之際,災民們更多的卻是“受騙”後的不滿。此前以政府名義下發的幫扶金、慰問金等來自善款的質疑,在此次公開的信息中再次得到瞭證實。上述消息在網上迅速引發“政府和肇事方事故處理‘零成本’”的議論。律師袁裕來認為,這暴露出善款發放過程中存在著混淆發放主體的問題。而一些受災居民說:“很多款項沒講來源,都以為是政府發的,我們還很感激,沒想到謝錯人瞭。其實應該感謝社會愛心人士。”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