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引獼猴搞旅遊失敗後放養 數百隻猴子攻擊人

山村引獼猴搞旅遊失敗後放養 數百隻猴子攻擊人

山村引獼猴搞旅遊失敗後放養 數百隻猴子攻擊人

www.hkmatching.com

村支書何有亮。

經過13年的繁殖,四川先鋒村猴子數量一度超過600隻。本版圖片均為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訊 一隻猴子蹲在房頂上朝你“揮手”,另一隻站在院子裡四處晃悠,而在不遠處,更多的猴子在農田裡掰下玉米,然後大口咀嚼。走進四川省攀枝花市仁和區太平鄉先鋒村,仿佛誤入“花果山”。

  13年前,為瞭開發旅遊,村支書何有亮與村民從大山深處引入73隻獼猴,經過繁殖,發展到瞭600多隻。而開發項目擱淺後,這些猴子卻成瞭請不走的“大聖爺”。這個總人口不足三百人,高度依賴農業的山村,正面臨著“猴比人多”的尷尬處境。

  深山裡“請下”73隻獼猴

  四川省攀枝花市仁和區太平鄉先鋒村,坐落在川滇交界處,平均海拔超過兩千米。2001年,32歲的何有亮當選村支書時,面對的是一個多民族雜居、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的破敗山村。要想走出這種困境,應該怎麼辦?何有亮將目光投向瞭大山,以及大山深處的動植物資源。

  環繞先鋒村的深山裡,有不少野生動物,其中尤以獼猴為最。在何有亮的規劃中,將深山裡的獼猴引進村裡來,引入社會資本後,開發觀光性質的“獼猴山莊”及其配套設施,進而擺脫對傳統種植業的高度依賴,完成向“旅遊經濟”的轉型。

  按照何有亮的說法,這些獼猴在深山聚居瞭幾百年,讓它們下山,並不容易。通過沿著下山路線佈置食物,何有亮和村民一步步“引誘”獼猴下山。四十多天後,2003年10月18日,73隻獼猴最終被“請下山”。

  面臨擱淺的“獼猴山莊”

  何有亮告訴新京報記者,有瞭這群獼猴作為“本錢”,自己開發旅遊的底氣也足瞭。2003年,在鄉政府的牽線下,原本在當地開煤窯的周正貴成為瞭“金主”。一番接觸後,周正貴投資成立瞭“攀枝花寶鼎生態旅遊有限責任公司”,全權負責“獼猴山莊”的運營。

  “獼猴山莊”並沒有想象中的成功。何有亮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山莊的門票每張25元,年接待遊客不到三萬人,營業收入隻有數十萬元,甚至不夠支付員工工資。而山莊得以繼續運營,也是因為周正貴一直在補貼。

  2014年,周正貴病逝,開發商寶鼎公司隨之陷入混亂。景區客流日益蕭條,旅遊收入銳減,甚至出現瞭拖欠工資的現象。

  在這種情況下,寶鼎公司員工數從巔峰期的數十人,縮減到現在的五人。與之相對應的,“獼猴山莊”項目也面臨擱淺。

  山村裡“猴比人多”

  由於定時投喂,加之沒有天敵,引入先鋒村的73隻獼猴迅速繁殖。到2014年,已經超過瞭600隻。

  伴隨著寶鼎公司的蕭條,這些獼猴幾乎進入“放養”狀態。沒人管的猴子成群結隊在村內閑逛,動輒搶食村民食物,不時還有攻擊人的現象。而習慣瞭山下生活的獼猴,卻再也不願意回到山上。

  2015年,當時的寶鼎公司和村裡共同向當地林業部門求助。由於當地獼猴數量確實超過臨界值,四川省林業廳遂下達瞭300隻活捕指標。“活捕”的獼猴,被送往臨近地區。

  盡管如此,先鋒村裡依然留下瞭三百多隻獼猴。村莊內不足三百的村民,面對著數量占優的猴群,一時不知所措。

  ■ 對話

  “猴山虧本村民牢騷但我沒有覺得失敗”

  何有亮的微信朋友圈裡,除瞭山村小景,就是“猴山猴海”。作為“引猴下山”的發起者和主要執行者,如今的他也遭到瞭部分村民的非議。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希望未來能夠有新的社會資本進來,繼續盤活村裡的旅遊資源。

  “猴子生活慣瞭,送也送不走”

  新京報:村裡現在是個什麼狀況?

  何有亮:猴子比人多。獼猴性格還是比較兇的,經常搶村民的食物,還會抓傷人。這些猴子在村裡生活慣瞭,送也送不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辦。

  新京報:村民有怨言嗎?

  何有亮:一些村民還是有牢騷的,對我有怨言,也正常。對這些猴子,我認為大部分村民其實還是相處出瞭感情的。

  新京報:當初為什麼走開發旅遊這條路?

  何有亮:其實最早,我們是想引進社會資本,改善一下村裡的交通環境。以前進村沒有路,村民收入又低,所以想到用開發旅遊的方式,一方面可以增加收入,另一方面也能把配套設施建好。

  新京報:先鋒村和寶鼎公司的合作模式是什麼樣的?

  何有亮:寶鼎公司出錢,搞配套建設,村裡出地,出人手。獼猴山莊的經營全部都是寶鼎公司在做,村裡不插手,賺錢賠錢都跟我們沒有關系。

  “獼猴山莊曾解決不少村民就業”

  新京報:獼猴山莊的經營狀況怎麼樣?

  何有亮:一直不太好,周正貴去世前,還能用煤窯的錢補貼一下,他去世後,就真的不行瞭。隻靠猴山吸引遊客,免不瞭要虧本。

  新京報:這個旅遊項目為什麼會面臨擱淺?

  何有亮:我看,一個是宣傳力度跟不上,吸引不到遊客。還有一個就是,我們的硬件確實也不好,除瞭猴山就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瞭。也不是不想開發新的項目,實在是資金周轉不開,所以就這麼走一天算一天。

  新京報:這些失業的村民怎麼辦?

  何有亮:年輕的,還有力氣的,就出去打工。老弱病殘,隻能留下來接著種地瞭。

  新京報:你覺得這算是失敗瞭嗎?

  何有亮:我不覺得失敗瞭。引入寶鼎公司後,村裡的路確實是修好瞭。另外,至少這十幾年間,獼猴山莊解決瞭不少村民的就業,還有一些村民靠著賣烤玉米這些,也賺瞭錢。我覺得,還是有成果的。

  ■ 追訪

  林業部門 山莊涉嫌違規但一直未追究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獼猴屬於國傢二級保護動物,而先鋒村用於開發旅遊的獼猴,又全部是來自深山的野生獼猴。《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第22條規 定,“因科學研究、馴養繁殖、展覽等特殊情況,需要出售、收購、利用國傢一級保護野生動物或者其產品的,必須經國務院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授權的單 位批準。”

  攀枝花市仁和區林業局野生動物保護股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馴養、繁殖獼猴這類受國傢保護的野生動物,需要向林業部門依法申請辦理“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而先鋒村這十幾年間,從未向林業部門申領過此證件,涉嫌違規。

  不過,這名工作人員也表示,考慮到先鋒村經濟條件較差,村裡借開發旅遊改善村民生活,出發點是好的,因此林業部門一直沒有追究。

  先鋒村如何走出“猴滿為患”困境?這名工作人員介紹,有關部門正在研究建立“野生動物保護基金”,由四川省、攀枝花市和仁和區出資,村民每人每年隻需繳納10元,當個人財產受到野生動物損害時,便能從基金獲補償。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王煜

責任編輯:茅敏敏 SN184

Tags:
Speed Dating,
Da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