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數次被送精神病院 被拘時鑒定無精神病表現

訪民數次被送精神病院 被拘時鑒定無精神病表現

訪民數次被送精神病院 被拘時鑒定無精神病表現

www.hkmatching.com

  原標題:上訪十年,“精神病”和“被精神病”誰說瞭算

  文:王剛橋

  一個獨立的隻對醫學負責的精神病執業醫師專業槽,和一個獨立的隻對法律負責的司法人員專業槽,當為保障公民免於“被精神病”威脅的必不可少的保障。

  10年前,山東省新泰市泉溝鎮人徐學玲為瞭給被打傷的妹妹討一個公道,開始上訪。期間,她被政府人員送入精神病院。妹妹的事情協議解決之後,徐學玲再次上訪,她要為自己“被精神病”討一個說法。頗具黑色幽默意味的結局是,她再次被送入精神病院。2015年5月,徐學玲又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不過,鑒定書給瞭她一個證明:無精神病表現。

  徐學玲的經歷堪稱“傳奇”,她一會兒“有精神病”,一會兒“無精神病”;她為瞭“被精神病”討說法,結果被二度送入精神病院。

  徐學玲的“被精神病”說法是否確證,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一個人有沒有精神病,既不能由利益相關方說瞭算,也不能由圍觀群眾說瞭算——這首先應是個醫學問題,應由專業的精神科醫生說瞭算。

  但“被精神病”在上訪維穩等特殊領域,也是一個真問題。在精神衛生法制定期間,如何避免“被精神病”多次成為輿論焦點。這部法律最終明確:精神障礙的住院治療實行自願原則,而“應當”對其實施住院治療的,隻適用嚴重精神障礙患者,並“已經發生傷害自身的行為,或者有傷害自身的危險的;已經發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險的”。

  當然,期望精神衛生法來解決特定領域的“被精神病”問題,似乎有些強“法”所難。精神衛生法可以明確精神病人強制收治的標準,但卻無法防范一些公權力機關突破這些標準。在絕對權力面前,任何不馴服的人都是“精神病”。若不能約束公權力恣意妄為,防范“被精神病”的制度努力就未有窮期。

  當然,強制收治程序在避免無辜者“被精神病”上,還是能夠有所作為的。比如,制度應努力打造和支持一個既不屈從於權力,也不屈從於商業利益的精神科執業醫師圈。此外,制度也應給“不服從者”以有效的救濟渠道。當被收治對象及其監護人對強制收治有異議的,有權啟動復核程序,由另一批精神科執業醫師來對收治對象作出新的鑒定。這固然會增加收治的成本,降低強制收治的效率,但在公正面前,再“麻煩”的程序設計也是值得的。

  另一個備受關註的議題是,該如何去有效究責那些視自己為全能、視法律為無物、視不服從者為精神病的官員。明知他人非強制收治對象,而堅持強制收治,這是故意傷害,還是非法拘禁?被害人除申請復核之外,報案、舉報、控告也是公民與違法行為進行法律鬥爭的制度依賴。怕就怕,這些渠道也為實施“被精神病”的那些責任人所掌控。

  一個獨立的隻對醫學負責的精神病執業醫師專業槽,和一個獨立的隻對法律負責的司法人員專業槽,當為保障公民免於“被精神病”威脅的必不可少的保障。徐學玲有沒有精神病,理當由專業醫師說瞭算。如果她確實“被精神病”瞭,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就得由法官來說瞭算。

責任編輯:王浩成

Tags:
Speed Dating,
Da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