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乞討者拒絕被救助稱每天討幾十元錢夠生活

流浪乞討者拒絕被救助:稱每天討幾十元錢夠生活

流浪乞討者拒絕被救助:稱每天討幾十元錢夠生活

www.gurkhaguard.com.hk

[導讀]在近攝氏零下30℃的風雪中,街邊衣著單薄的流浪乞討者卻堅持拒絕被救助。這是記者不久前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哈爾濱等地,跟隨救助站人員在嚴寒中實施救助行動時常常看到的尷尬場面。
在近攝氏零下30℃的風雪中,街邊衣著單薄的流浪乞討者卻堅持拒絕被救助。這是記者不久前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哈爾濱等地,跟隨救助站人員在嚴寒中實施救助行動時常常看到的尷尬場面。政府街頭救助受阻“我不需要救助,我也不走。”在齊齊哈爾市某商業區街邊,在滴水成冰的嚴寒中,一位正在跪地磕頭乞討的老人一邊“哈”著“白氣”,一邊對上前詢問的救助站工作人員說。據這位李姓老人講,他每天能討到幾十元錢,足夠自己生活用,無需救助。在現場記者看到,當工作人員試圖再次說服他時,老人氣呼呼地推開瞭他們。齊齊哈爾救助站副站長李鎖斌說:“類似這樣的場景,入冬以來在我市已多次發生。”幾位救助站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對一位穿著單鞋的女乞討者印象尤其深刻。“當時,從外貌判斷約五十多歲的她正向路人磕頭討錢,我們上前表明身份,拿出棉鞋想請她換上,並說可以攙扶她到救助站,但卻被她斷然拒絕。”工作人員說,隨即她立即起身,迅速收拾自帶的討飯缸和坐墊,麻利地裝進背兜裡。“感謝政府,感謝你們的關心。我不去救助站,自己能回傢,請政府放心!”他們轉述這位女乞討者話說。“這段時間,我們對市裡繁華商業街上的流浪人員逐一嘗試救助,但很多人拒絕,甚至連準備的棉大衣和棉鞋等也沒送出去。”救助科科長趙鳳閣說。職業乞丐?畏懼心理?齊齊哈爾救助站工作人員認為,“職業乞丐”可能占到瞭街頭流浪人員的80%。哈爾濱救助站副站長張巖峰對這個估算也表示認可。他說,一個例證是,目前哈爾濱城區內流浪乞討人數明顯減少:“職業乞討行當裡有這麼個說法,夏天北上,冬天南下。”齊齊哈爾救助站站長彭福軍說,國傢近年來開展專項打擊拐賣、逼迫兒童乞討的活動,當地未成年人流浪乞討的現象得到瞭有效控制,但仍然有一些人“租瞭房子‘跑單幫’,白天出來乞討,晚上回去睡覺”。齊齊哈爾和哈爾濱的救助工作人員都表示,東北的冬季天氣實在寒冷,為防止生活無著落的流浪人員遭遇不測,兩地自入冬以來都加大瞭“掃街”力度,對車站、繁華街區、地下通道、橋梁涵洞等區域重點巡查。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救助站工作人員也表示,雖然“收容遣送”改為“救助”已有多年,但流浪人員大部分文化水平較低、對相關規定很不清楚,甚至對“去政府的地方”還是有些畏懼感。此外,根據有關規定,“救助站對流浪人員的救助是一項臨時性社會救助措施”,救助期限“一般不超過10天”。民間組織應發揮巨大“救助”潛力記者在哈爾濱市救助站看到,宿舍窗明幾凈,有電視等文體設施,每餐兩菜一湯主食管飽,但能容納150多人的多個房間遠未住滿。雖然眼前這些硬件設施較為優越,但張巖峰也坦承,用於街頭巡查的車輛急缺,即使天天在街上轉也不夠。而哈爾濱城區面積大,救助站人手相對不足。但他也說:“隻要有需要,我們就是雇車也去拉回來!”彭福軍說,齊齊哈爾的救助專項基金相對比較充裕,但由於是專款專用,所以用於救助車輛購置和場所設施改善的資金十分匱乏。此外,物價上漲也造成瞭很大困擾:“比如說流浪人員的夥食標準是20塊一天,現在外面大蔥都得好幾塊錢一斤,如果吃飯的人數較少、形不成規模效應,就很難買菜。”他說。一些專傢則呼籲民間力量的介入,“一些民間個體和組織應更加靈活也更積極的參與到這項事業中來。”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董鴻揚說。在北京通州,“隨手街頭救助”活動現場負責人樊銀華則幾乎天天從早上8點半一直忙到深夜12點。“大部分通過快遞和郵政從全國各地過來,也有北京周邊的人把物資送到我們這裡。”樊銀華說,“現在庫存大概有十萬多件。”“經過接收和整理程序,我們就會召集志願者一起去街頭發放,主要是冬衣冬被,也有包裝食品如方便面和火腿腸。”樊銀華介紹,固定的志願者大約有幾十人,還有活動前通過微博召集的。“救助站的救助主要是以自有場所為基地展開,而民間組織可以采取分發物資等靈活的形式。”董鴻揚認為,“在國外有很多民間組織承擔各種社會職能,既節省行政成本,更能提高工作效率,我們應當以政府購買的形式支持、培育民間組織做救助這樣的社會工作。”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