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任軍委主席曾三次給其記功 他卻低調到不行

兩任軍委主席曾三次給其記功 他卻低調到不行

兩任軍委主席曾三次給其記功 他卻低調到不行

陳大民,
陳大民醫生,
Dr Stephen Chow 陳大民醫生,
陳大民,

  撰文|松海

  日前,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通令,給4個單位、15名個人記功。74歲的空軍空降兵學院教授張道熾被記三等功。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發現,軍委主席親自簽署通令為他記功,不是第一次。據新華社報道,2007年6月和2008年5月,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兩次簽署通令,張道熾被記三等功。

  在張道熾傢的書房裡,掛著一副對聯:老牛自知桑榆晚,不用揚鞭自奮蹄。2007年底,65歲的張道熾在延長退休期滿後,又請求暫緩退休,繼續發揮餘熱。鑒於他的身體健康條件和在科研領域的突出貢獻,學院黨委報請上級批準,在延長他退休年限的基礎上,又為他辦理瞭暫緩退休手續。

  值得關註的是,2007年、2008年、2016年,他被兩任軍委主席通令記功,正是延緩退休之後。

  張道熾是軍中的一位超級技術大牛。據《解放軍報》報道,他先後圓滿完成瞭東方紅一號衛星、神舟系列飛船等重點工程中有關微波器件的研制任務,獲得全國重大科技成果獎、國傢技術發明獎、全軍科技進步獎和5項國傢發明專利。他帶領技術人員上高山、下海島,分別對空軍、海軍雷達站的現役雷達進行改裝,使軍用雷達最大探測距離大幅增加,顯著提高瞭作戰威力。

  1942年,張道熾出生於湖北天門的一個普通農傢。打小時候起,放牛、種地樣樣幹得好。19歲時考入位於武漢的華中工學院,少年壯志凌雲,寫下詩句激勵自己:“效先輩、學新人,惜時光、立宏圖,斷霧幹雲壯志酬,莫待鬢霜憂與愁,悲憤相逐,年少為何縱風流”。

  在一次采訪中,張道熾用“如饑似渴“來形容他的大學時光。由於傢庭條件比不過其他同學,他就苦下功夫,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除瞭學好課本知識,還自學瞭英文,為以後發表英文文章和參加國際交流打下瞭基礎。由於路途遙遠,大學五年他隻回瞭兩次傢,其餘的寒暑假都在學校苦讀。

  張道熾曾參與攻克“衛星地面接收站的關鍵部件即微波信號接收器”這一難題。由於國外對中國實行技術封鎖,我國的科研單位和工廠多次試驗,但研制出來的微波信號接收器都達不到要求。在長達180天的時間裡,他每天早上5點左右起床,晚上12點以後才回傢休息。為瞭節省時間,他常常用一碗白開水,兩個饅頭就把午飯對付過去。

  對張道熾來說,科研不僅是工作,更近乎於一種信仰。1998年部隊實行新軍銜制時,按他的情況,如果擔任雷達教研室主任,就可以授大校軍銜,若當實驗中心主任,就不得不改為文職。但為瞭熱愛的科研事業,他毅然選擇瞭後者。

  在張傢的屋簷下,靠墻放著一輛老舊的“永久牌”自行車。晉升技術三級(享受少將以上待遇)後學院按規定給他配備瞭專車,但以自行車代步已成為他保持多年的習慣。張道熾說:“雖然學院給我配瞭專車,但我還是喜歡這輛‘專車’,它跟瞭我20多年,有感情瞭。”作為一名為國防事業作出突出貢獻的專傢,張道熾從未因取得重大成就而居功自傲,反而越是黨齡長、貢獻大,越是謙虛謹慎、勤勉工作,始終保持著普通黨員的政治本色。

  張道熾曾3次當選桂林市人大代表,就連到桂林市參加人民代表大會這樣的場合他也照騎自行車不誤。一次領導勸他:“你說什麼也得坐車,要不,太掉價瞭。”然而,張道熾卻樂呵呵地說:“我就是一個普通黨員、普通教員,騎自行車方便。”事後,他依然騎著他的自行車東奔西走。

  前些年,火車臥鋪一票難求,經常出差參加科研活動的張道熾,常常是帶個馬紮就上火車。能短期返回的,他就騎自行車到車站,等出差回來再騎回學校。

中間為張道熾

  40多年前,張道熾參與的某國防科研重點項目到瞭研制關鍵階段。當時,項目久攻不下,為早日突破“瓶頸”,單位發出瞭“大戰紅五月,決戰金六月,向黨和毛主席交出合格答卷”的號召,並隆重舉行火線入黨儀式。40多年之後,有記者把當年的入黨申請書復印件拿給張道熾,70多歲的老人激動不已,眼眶濕潤。

(張道熾入黨申請書復印件)

  這就是不忘初心,繼續前進。

Tags:
陳大民,
陳大民醫生,
Dr Stephen Chow 陳大民醫生,
陳大民,
陳大民醫生,
Dr Stephen Chow 陳大民醫生,
陳大民,
陳大民醫生,
Dr Stephen Chow 陳大民醫生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