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傢的老人:不能被歷史忘卻的抗戰老兵

國傢的老人:不能被歷史忘卻的抗戰老兵

國傢的老人:不能被歷史忘卻的抗戰老兵

www.gurkhaguard.com.hk

參加《我的抗戰2》首場巡映的4位老兵,左起蘇子良、廖俊義、黃士偉、葉光文(陳磊)9月23日上午,成都。陰晴不定。一列由上汽榮威W5組成的SUV車隊,急速向郊區的建川博物館聚落進發。車內,坐著4位耄耋老人。看著窗外的景色和飛馳的汽車,其中的一位有些悵然若失——1943年,他在美國人那裡學會瞭開車,直至1986年退休,一直用這個手藝謀生。現在,汽車越來越高級,86歲的他,卻無法坐在司機的位置上瞭。另外的一位,戴著金絲邊眼鏡,頗有幾分貴氣,目光卻有些散亂。87歲的他,一生未婚,沒有一位至親在身邊,隻能在養老院內度日,床頭的自嘲詩是:浮華人生已成夢幻,紙醉金迷煙消雲散,時至今日孤鴻零雁……下午兩點鐘,建川博物館內,央視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我的抗戰2》全國首場巡映式開幕。4位老人受邀上臺。看得出,他們都很激動——一位老人,拿著話筒,久久不願放下;另一位,因為激動,說話已不連貫。這讓崔永元感慨異常:“為何這些老人在臺上都滔滔不絕,因為,我們給他們講話的機會太少瞭!”事實的確如此——六十多年的歲月侵蝕,還有幾人能記得這些曾經英雄的故事?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抗戰老兵。那一年,“十萬青年十萬軍”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抗日戰爭全面開打,裝備精良的日軍節節推進,中國大片國土接連淪陷,上海、南京、武漢等地,一一被日偽軍占領。四川,成為中國的大後方。對於川地的民眾而言,雖然不在抗戰一線,然而仇恨早已滋長。1936年,年僅11歲、尚在讀小學的蘇子良聽到有人說“大川飯店打死兩個日本人”,他立即隨著蜂擁的人群奔往騾馬駟市。“打死活該!”“打得好!”“日本鬼子該死”……人群裡發出的那種聲浪,震得蘇子良耳膜發痛。後來,他得知,這兩個日本人是被老百姓活活打死的,起因就是他們企圖在成都設立領事館。歷史上,這次事件被稱為成都“大川飯店事件”。廖俊義比蘇子良大一歲,沒有讀私塾,上學更早一些。在讀小學的時候,一位音樂老師是沈陽人,經常一邊彈琴,一邊給他們唱《松花江上》,唱著唱著眼淚就下來瞭,老師哭,學生跟著也哭。教室,成瞭愛國主義舞臺。抗戰進行到1942年,正面戰場兵員損傷巨大,為彌補兵源不足,改善兵源質量,國民黨決定以國民黨黨員和三青團員為骨幹,開展知識青年從軍運動,廣泛動員正在讀書的學生參軍。1943年3月,國民政府立法院根據蔣介石的講話精神,公佈新的《兵役法》,擴大征兵范圍,規定學生服役期間,可以保留學籍。如此一來,消除瞭大批青年學生投筆從戎的後顧之憂。那一年,初中尚未畢業的蘇子良,在“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口號聲中參軍——“到處貼著征兵告示,都在講‘國傢興亡,匹夫有責’,我就背著傢人興沖沖地去報瞭名。”那一年,廖俊義已經是空軍的一名飛行員。17歲高中畢業,他考取瞭華西大學(當時的教會大學)和四川大學,卻沒有去上,一心抱著航空救國的夢想,考航空官校,結果,筆試通過瞭,體檢,因為左耳聽力差5個分貝,被刷瞭下來。不甘心,再去考轟炸中隊,還是不行;又去考其他空軍學校,在被考官問到為何報考時,已經兩次失利的他眼含熱淚,吟詩一首:“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詩還未誦完,教官就喊住我,問瞭我的情況,我說左耳差5個分貝,他就給我寫瞭個條子,後來發榜,我排在第一個。”廖俊義說,一年的培訓學習畢業時他才滿18歲——為入空軍,“多報瞭一歲”。那一年,出生於1920年的葉光文已經是入伍7年的抗戰老兵,經歷瞭聞名中外的臺兒莊戰役,因為戰功卓著、文化程度高,被吸納進位於重慶銅梁的黃埔軍校學習瞭一年,後成為中國遠征軍的一員。那一戰,打出“叫花子軍隊”的尊嚴在現年91歲的葉光文老人回憶中,1936年那一年,他高中沒畢業,隻有16歲,傢中獨子,在參加過辛亥革命的父親的支持下,投筆從戎,加入王銘章的122師。“盧溝橋事變”爆發,使原定整訓一年半的部隊提前出川抗戰。這支軍衣破爛、裝備落後的川軍部隊,沿綿陽、廣元出川,來到陜西寶雞,經風陵渡渡口,東渡黃河,“本來要乘火車到太原,還沒到,娘子關就失守瞭,因為情況不明,和日軍遭遇一仗,很快就退瞭下來。”一位美國觀察傢這樣描寫他當時看到的川軍:“他們沿著馬路,通過郊區,成群結隊,毫無秩序,有的穿著軍裝,戴著軍帽,其餘的服裝則隨心所欲,任意穿戴。但每個人都帶著舊式雨傘、茶壺、電筒、毛巾、蔬菜和備用草鞋。這些東西或掛在肩膀上,或者用繩子拴在身上……”真實的情況是,從溫暖的四川一路走到山西,“天氣越來越冷,本來說到西安發棉衣、換裝備,由於戰事緊,也沒實現,我們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還是冷,就這樣一路馬不停蹄、衣衫單薄、缺槍少彈地上瞭戰場。”基於這種情況,少有人願意收留這支“中國軍隊中最糟的”的部隊。最後,缺兵少將的李宗仁第五戰區給瞭他們機會。讓他們一路從山西移師到山東藤縣,參與瞭聞名中外的臺兒莊戰役。作為參與藤縣抗戰唯一健在的老兵,葉光文對這場揭開臺兒莊大戰序幕戰爭的回憶是:三天三夜血戰,他代理排長的全排37個弟兄,最後隻剩下11人。而他們的師長王銘章,壯烈殉國。全師五千多人,最後隻剩下二千多……“敵我雙方最近的隻有二十多米,互相扔手榴彈。日軍欺負我們沒空軍,飛機低空俯沖就用機關槍掃,炸彈都不投,遠瞭就用重炮轟……我們一個師抵擋人傢一個聯隊(相當於團)都吃力,他們裝備精良,軍紀嚴格,不服從命令當場槍斃……”那一戰,打出瞭“叫花子軍隊”的尊嚴,蔣介石為王銘章及其部隊題詞:“民族光榮”、“死重泰山”、“烈比睢陽”,一時風光無二。與葉光文地面作戰不同,廖俊義從空軍培訓學校畢業之後,直接飛上天空。他第一次接到的任務是給於學忠率領的魯蘇遊擊司令部空投鈔票和醫藥,接著就是轟炸日軍控制的漢口機場。讓他沒想到的是,日軍直接將中國的老百姓趕到瞭機場的跑道上,來阻止國軍飛機的轟炸,兩邊站著一排荷槍實彈的憲兵。為瞭完成任務,廖俊義們不得不含著眼淚俯沖投下炸彈……

Tags:
Managed security services,
Security services,
保安服務,
護衛保安服務,
Security Company,
Event Security Company,
保鑣公司,
護衛公司,
私人保鏢公司,
Hote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Personal security guard,
private security guard,
Event Security,
Construction Security,
護衛員,
保安員,
BodyGuard,
Security Guard,
保鏢,
保安,
護衛,
地盤護衛,
地盤保安員,
酒店保安員,
保安護衛員,
兼職保安員,
Gurkha Security Guard,
Gurkha,
Gurkha Guard,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