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遠鄉村成危險廢物非法轉移重災區 取證追責難環保局廢物環保

偏遠鄉村成危險廢物非法轉移重災區 取證追責難|環保局|廢物|環保

偏遠鄉村成危險廢物非法轉移重災區 取證追責難|環保局|廢物|環保

i-yimei.com

  非法處理成本不到正常處理成本十分之一

  偏遠鄉村成危險廢物非法轉移重災區

  亟待加強源頭管理,形成執法合力,斬斷黑色利益鏈

  “剛開始的時候大夥以為是修路的瀝青,都沒怎麼在意,想不到是種害人的東西。”在廣西武宣縣祿新鎮地有村的一處廢棄磚廠,村民黃海壽指著堆放在這裡的一桶桶強酸性廢渣,既憤怒,又無奈。

  根據廣西壯族自治區環境保護廳的通報,2016年以來,廣西多地頻發危險廢物、生活垃圾跨省非法轉移處置事件,涉嫌非法轉移的危險廢物和生活垃圾大多來自外省。轉移入境傾倒或處置的危險廢物造成的污染後果嚴重,處置難度大,給當地環境安全帶來很大隱患。環保、公安等部門受訪人士分析認為,跨省傾倒危險廢物鉆瞭監管漏洞,不法分子專門挑偏遠的鄉村下手,存在發現難、取證難、追責難的特點,亟待完善危險廢物非法轉運的聯合執法機制並加強源頭管理,遏制這種發展勢頭。

  秀麗鄉村成偷排目標

  埋下污染隱患

  在環境秀麗的鄉村地區,一些不明來歷的危險廢物成為危害當地生態環境的“生態炸彈”,危害不容小覷。

  廣西武宣縣是西江上遊的重要交通樞紐。記者8月初從縣城出發,經過1個小時的車程,來到祿新鎮地有村。這是一個地處喀斯特地貌山區的村莊,村莊附近樹木鬱鬱蔥蔥,溪流清澈見底,環境秀麗。

  就在離村莊數百米外的一個廢棄的磚廠,擺放著從廣東某地偷運過來的14500多桶、重約3980噸的強酸性煉油廢渣。盡管當地環保部門已經用三層帆佈將其覆蓋,但靠近這些鐵桶後,一股強烈刺鼻的化學味仍然撲面而來。

  “平時一些運石頭和飼料的大貨車會路過這裡,我們也看不出異常,不懂這些東西什麼時候倒在這裡的。”地有村黨支部書記韋威亮說,這個廢棄磚廠地點偏僻,平時很少有村民在附近活動,通往這裡的唯一一條土路平時隻有山裡的石場和養殖場的大車會經過,直到今年2月鎮裡的幹部下來排查,才知道這是有毒有害的危險廢物。

  在離地有村20多分鐘車程的祿新鎮方學村北仙坳,5300多桶、約1250噸的危險廢物堆放在一條鄉間小路的兩側,風一吹過,能聞到一股強酸味道,周邊處於下風口的一些桉樹已經變得枯黃。

  武宣縣環保局局長黃金文介紹稱,經過檢測,這些危險廢物是加工潤滑油產生的廢油渣,pH值低於2.0,屬於強酸、揮發性強的有害物體。環保部門在發現這些物體後,已經采取瞭加蓋彩條佈、挖掘雨水導流溝和應急池、準備應急物資等防護措施,並安排人員在相關地點24小時值守。目前這些廢物的處置方案已經通過,準備請有資質的運輸公司把這些廢物轉運到廣西區內的兩傢環保公司進行處理,所需資金由本地政府先墊付,事後根據相關規定向涉污源頭企業以及企業所在地政府索賠。

  “不法分子原本想對這些危險廢物進行填埋,幸虧被我們及時發現,一旦填埋,就有可能污染到地下水源,造成嚴重後果。”黃金文說。

  來賓市環境保護局總工程師劉世峰介紹稱,今年2月中下旬,來賓市環保局接到舉報後,迅速排查發現,在春節前後的2個多月時間中,不法分子先後將約6580噸危險廢物從廣東非法轉移到來賓市8個點堆放或傾倒填埋,其中象州縣2個傾倒點約76噸,武宣縣5個堆放點約5586噸,興賓區1個點約918噸。

  在鄰近廣東的廣西賀州市,同樣發現瞭兩個傾倒強酸性危險廢物的地點。記者在賀州市八步區信都鎮址洞村一處偏僻的桉樹林內看到,幾十個裝滿危險廢物的大塑料桶擺放在一個長約150米,寬約50米,深度在0.5米到2米不等的大坑旁邊,四輛大貨車停放在旁邊,大坑周圍的桉樹已經枯黃,滯留在現場的大貨車已經被腐蝕得銹跡斑斑。

  在信都鎮聯盟村的一處傾倒點,不法分子挖開瞭一個大坑把危險廢物傾倒其中。當地環保部門經過排查發現這個地點後,已經對污染物進行初步處理,目前現場還堆放著被彩條佈覆蓋的危廢品以及經過收集的被污染土壤,等待轉運。

  信都鎮派出所所長盧俊彰說,八步區環保局6月9日中午接到線索,有人在這個地方傾倒危險廢物,環保部門馬上通知派出所和地方政府工作人員,趕到址洞村現場把正在傾倒危險廢物的林某等四人當場抓獲,當時坑內已經傾倒瞭一部分危險廢物,還有部分留在車上沒來得及傾倒,現場滲漏出大量黑色油漿狀物質,味道刺鼻。6月13日,又排查到瞭聯盟村的一處地點,經調查,為同一夥人所為。

  “我們剛開始不知道這是哪種類型的廢物,首批前往址洞村取樣檢測的工作人員隻佩戴瞭普通口罩,靠近這些危廢品後產生瞭不同程度的不適,一些工作人員被送往醫院進行治療。”八步區環保局局長岑傢茲表示,這些危險廢物具有強酸、強腐蝕性,環保部門對這兩個地點的730多噸危險廢物進行瞭收集處理。所幸查處和處理及時,這兩個傾倒點沒有對周邊的地表和地下水造成污染。

  跨省傾倒廢物呈多發態勢

  背後暗藏黑色利益鏈

  從2016年下半年起,廣西各地還發生瞭多次非法傾倒危險廢物和生活垃圾的事件。在這背後,跨省傾倒危險廢物已經形成一條黑色利益鏈。

  2016年9月3日晚,梧州市藤縣環境保護局接到舉報,有貨船在該縣潯江登洲島河段傾倒垃圾,傾倒點位於縣城飲用水水源保護區二級保護區內,距離縣城取水口上遊約8.5 公裡。據現場作案人員供認,該船隻裝載的貨物是生活垃圾,在廣東東莞廈崗碼頭裝船,裝載量約為400噸,裝船後在垃圾上面用黃泥土覆蓋,並用塑料膜對船艙封蓋,運至潯江登洲島邊上實施傾倒行為,傾倒量約100噸。9月4日中午,藤縣縣城水廠取水口監測點汞、總氮出現不同程度超標,縣城水廠因此停止供水時長約15.5小時。藤縣案件的3名犯罪嫌疑人因犯污染環境罪,分別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十個月至四年不等。

  2017年4月27日,欽州市靈山縣查獲42噸非法填埋的工業固體廢物,該批固體廢物來自廣東省珠海市萬通特種工程塑料有限公司。5月12日,欽州市天錳錳業公司在建硫酸儲罐發生濃硫酸泄漏事件,欽州港區部分工廠停產和學校停課達兩天,泄漏及處置造成大量土壤污染。據嫌疑人供述及現場查辦,涉案濃硫酸為廢酸,部分來源於珠海市中冠石化有限公司。7月13日至14日,欽州市欽北區那蒙鎮發生非法填埋固體廢物事件,初步判斷為生活垃圾與一般固體廢物混合的固體廢物。目前,公安部門已控制2名嫌疑人,並會同環保部門前往深圳龍華區進行調查。

  2017年5月25日,貴港市平南縣環境保護局接到舉報反映,在縣水泥廠碼頭發現有兩條船非法傾倒廢渣,經瞭解是廣東南方制堿有限公司采用氨堿法生產純堿產生的白泥,約1000多噸。

  記者調查發現,跨省傾倒危險廢物已經形成一條黑色利益鏈,不法分子為瞭減少正規途徑的危險廢物處理費用,利用非法手段使危險廢物脫離監管,經過層層轉包,非法處置,獲取可觀的利潤。

  來賓市公安局治安支隊支隊長黃金偉介紹,來賓境內發現的危險廢物主要來源於廣東惠州、佛山、中山、茂名、東莞等地的化工企業。其作案過程是:廣東茂名籍男子柯某、劉某在沒有取得相關資質的情況下,作為中間人非法為涉案企業轉移處置危險廢物,每噸收取380元至450元的處理費,然後再以每噸220元至250元的價格轉手給來賓籍犯罪嫌疑人韋某等人非法處置。韋某等人聯系車輛運輸至來賓市興賓區、象州縣、武宣縣,並聯系其他犯罪嫌疑人尋找地點堆放或者傾倒填埋,除去搬運的費用每噸獲利50多元。

  “在整個環節中,找到合適的地方對危險廢物進行堆放或處理是重要的一環,這需要當地人的配合,據我們瞭解,不少當地人並不完全知道這些危險廢物的危害性有多大,以為隻是一般的廢物,掩埋後不會有太大問題。”黃金偉說。

  黃金文表示,根據測算,這些危險廢物通過有資質的環保企業去處理,正常處置費用要4000元至4500元每噸,而交給中間人的處理成本不到正常處理成本的十分之一,在巨大的利益驅動下,一些企業和個人就會鋌而走險。

  加強源頭管理

  形成執法合力

  業內人士建議,加強對危險廢物的監管必須從源頭做起,多部門形成執法合力,同時充分發揮舉報辦法的積極作用,讓外來污染物無處落腳。

  廣西壯族自治區環境監察總隊總隊長蒙美福告訴記者,經排查,來賓市“3.14”案數傢肇事企業,以及賀州信都鎮“6.9”案嫌疑企業,均采用國傢明令禁止的淘汰落後工藝,均為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資質的非法企業。梧州藤縣“9.3”垃圾跨境傾倒事件的垃圾來自廣東東莞市,欽州港區“5.12”案件的泄漏廢酸、靈山縣工業園區非法轉移填埋的化工聚合物來自廣東珠海市。

  以上案件表明,一些地方對落後工藝的淘汰和對非法企業的監管力度不足,對危險廢物的申報和轉移監管不到位,部門協調配合不足,存在監管盲區。

  危險廢物運輸需具備危險廢物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從事危險廢物的駕駛人員、押運人員、裝卸管理人員都應當取得相應的道路危險貨物運輸從業資格。涉案危險品多達幾千甚至上萬噸,且多有強烈刺鼻氣味,卻能夠多次從多種渠道暢通無阻地從廣東轉移至廣西,表明運輸過程中的監管工作有待加強。

  盧俊彰介紹稱,在賀州信都鎮“6.9”案中,犯罪嫌疑人甚至在危險廢物已經被廣東某地環保部門查獲的情況下,在委托正規環保企業處理瞭一部分危險廢物後,又通過層層中間人的關系將剩餘的超過一半危險廢物非法轉移,其中一部分拉到賀州信都鎮進行傾倒,凸顯源頭監管的缺位。

  由於涉及跨省非法轉運,轉移量大,涉及面廣,廣西環保廳決定向環境保護部匯報尋求支持。6月8日,環保部華南督查中心、廣西環保廳、廣東環保廳在環保部華南督查中心召開瞭粵桂兩省(區)危險廢物非法轉移傾倒案件查辦及後續處置工作協調會,提出瞭“堵源頭建防線、分職責共處置、強能力重群防”等聯合打擊跨省轉移傾倒危險廢物和垃圾等違法犯罪行為,建立遏制事件頻發態勢的機制體制。

  目前,欽州、賀州、來賓等市環保部門積極配合開展後續處置工作,欽州市已完成殘留廢酸、廢聚合物清運工作,賀州市正在辦理跨省轉移處置手續。截至8月初,已抓獲犯罪嫌疑人31名,追逃3人。

  但在危險廢物的處理過程中,還存在不少困難。

  一是危險廢物數量較大,廣西本地處理能力不足。來賓市是多起危險廢物非法處置傾倒案件影響的重災區,約需處理傾倒填埋、桶裝以及已被污染需處理的土壤等近萬噸危險廢物。根據全國人大固廢法執法檢查反饋意見要求,盡快處置。這些危險廢物酸度大,處置的前期預處理難度非常大,廣西具有經營許可證的兩傢綜合處置企業,因工藝和設備所限無法處置,現由2傢有水泥窯協同處置危險廢物能力的水泥生產企業按應急處置程序承接處置任務。

  二是後期處置費用較大。黃金文介紹,僅廣西武宣縣一地就有近6000噸危險廢物需要進行處理,預計產生的處理費用達到2000萬元以上,為盡快消除隱患,當地政府緊急劃撥瞭經費先行墊付,之後將依法對相關責任企業和企業所在地政府進行追償。

  以上幾起案件中,所有非法堆放、傾倒的危險廢物均來自廣東省產生危險廢物的企業,其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處置費用;逾期不處置或者處置不符合要求的,應由廣東省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指定單位按照國傢有關規定代為處置。但有些涉案企業本身就屬於非法生產,被相關部門查處後已經處於資不抵債的狀況,有可能無力承擔相關費用。

  三是跨省聯動機制亟待完善。部分案發當地環保局工作人員表示,從目前開展的聯合調查情況看,跨省區的聯合辦案機制還不夠健全、銜接配合程度不夠,使得案件調查及涉案固體廢物處置進展緩慢。

  針對當前危險廢物跨省傾倒案件多發情況,廣西要求公安、安監、環保、交通、海事、住建等部門加強聯動,以跨界區域、城鄉接合部、跨省界村屯、人跡罕至區域和廢棄廠房、礦井、礦坑及山林等區域為重點,建立防范外來污染的防線。

  蒙美福表示,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和群眾對外來危險廢物的危害程度認識還不足,下一步環保部門將加大宣傳力度,營造傾倒危險廢物“人人喊打”的輿論氛圍。下一步將充分發揮舉報辦法的積極作用,讓外來污染物無處落腳,讓環境違法分子無處可逃。記者 黃浩銘

Tags:
香港肉毒桿菌 Botox,
醫學美容中心,
肉毒桿菌除皺,
瘦面,
瘦小腿-醫學美容中心,
香港透明質酸,
喬雅登,
瑞藍,
醫學美容中心,
透明質酸隆鼻,
隆下巴,
豐太陽穴,
豐蘋果肌,
香港塑然雅,
童顏針,
聚左乳酸,
醫學美容中心,
sculptra hk,
sculptra clinics,
香港微晶瓷,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radiesse hk,
香港埋線瘦面,
蛋白線,
玫瑰線,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ultra v,
thread lift,
香港皮膚激光醫生,
香港皮膚激光診所,
激光緊膚,
激光脫毛,
激光脫痣,
激光去斑美白,
香港彩光,
皮膚彩光診所,
彩光去斑美白,
ipl hk,
二極光,
二極光治療脫髮,
二極光皮膚療程,
led hk,
香港 HIFU,
聚焦超聲波,
超聲刀,
皮膚鬆弛,
緊膚,
香港射頻,
RF,
Thermage,
醫學美容中心,
皮膚鬆弛,
緊膚,
香港果酸換膚,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暗瘡,
色斑,
毛孔粗大,
香港鑽石磨皮,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毛孔粗大,
香港微針,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暗瘡,
色斑,
毛孔粗大,
香港微針射頻,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Intracel,
香港水光槍,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香港水光槍,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香港 HIFU,
聚焦超聲波,
射頻,
微針射頻,
Thermage,
Ultherapy,
Intracel,
塑身消脂,
M6,
Ion Magnum,
Liposonix,
liposuction,
香港脫髮醫生,
頭髮治療中心,
禿頭,
脫髮,
保康絲,
多汗症,
多汗治療,
Botox 止汗,
止汗手術,
止汗治療,
Miradry,
牙科美容,
美白牙齒,
箍牙,
搪瓷牙貼種植牙,
香港整形外科醫生,
整容醫生,
隆胸,
隆鼻,
抽脂,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