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14歲男孩因一命案被判為非法組織老大

廣東14歲男孩因一命案被判為非法組織老大

廣東14歲男孩因一命案被判為非法組織老大

progene.com.hk

林小森還是個孩子。《新快報》 圖早報訊 據《新快報》報道,一名年僅14歲的男孩,因為一樁命案,被警方認定為是非法組織“森高社”的大哥,並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半。此前,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韶關中院”)判決的一樁故意傷害案引發瞭坊間熱議。質疑的焦點在於:原為QQ群,之前並無違法犯罪記錄的“森高社”是如何被界定為“非法組織”的?時年14歲,既非創建者又非群成員的林小森,是如何領導“組織”,駕馭成員去追殺他人並置對方於死地的?記者日前來到粵北山城樂昌,試圖厘清此案的諸多疑點。少年“大佬”未在命案現場2011年4月19日,一樁故意傷害案正在韶關中院審理:9名被告,除主犯羅武江和一名窩藏犯年滿18歲外,其他人均十四五歲,基本是樂昌市第五中學學生,尤為引人註目的是年僅14歲的林小森。檢方訴稱,2009年底,林小森成立瞭以其為大哥的“森高社”非法組織,被告人劉一亮、駱某等人均為該組織骨幹成員。2010年11月5日,被告人羅武江、駱某等十多人毆打瞭一名叫石林的學生。被告人林小森等人認為石林是“林仔”(當地社會人)的人,會找人來報復,便於次日召集瞭30餘名“森高社”成員打算先下手為強,當日16時30分,林小森等人遇到瞭陳明、袁軍和“汕頭”,認為對方是“林仔”的人,雙方隨後展開毆鬥,其間林小森一方的羅武江將對方的劉傑刺死。2011年5月31日,韶關市中院一審判處羅武江無期徒刑,林小森有期徒刑3年半,溫峰有期徒刑3年,其他6名少年緩刑。根據警方調查,毆鬥開始前,林小森接到母親電話,提前離開。但公、檢機關意見一致:林是毆鬥的組織者,難逃其咎。“森高社”是一個QQ群當地警方人士稱,所謂“森高社”,“森”就是林小森的“森”,當地人平時都叫林小森“森哥”。但部分受訪學生否認瞭警方的說法,稱命案當日林小森傢的確聚集瞭很多人,但是在幫林小森搬傢。記者調查發現,在案發當天及次日警方的訊問筆錄中,所有瞭解、參與或目擊瞭毆鬥過程的人,竟然都未提及林小森、“森高社”組織及在林傢開會等情況。案發後,“主犯”林小森也一直每天正常上課。然而,事發一周後,被訊問者又都一致地承認瞭“森高社”組織的存在。對此,樂昌警方否認曾進行過刑訊逼供。在四次訊問記錄中,林小森始終否認組織、領導瞭非法組織“森高社”和當日的毆鬥,稱自己“都沒有聽說過‘森高社’”。在日後庭審中,被告也均否認參加瞭非法組織“森高社”,隻承認加入瞭“森高社”QQ群。“森高社”是QQ群的說法,得到瞭樂昌五中部分受訪學生的證實。他們對於該群是“非法組織”的認定感到難以置信。“‘森高社’是我建起來的QQ群,我是群主!”1997年出生的周星星對於該群成瞭“非法組織”、林小森成瞭該“組織”大哥感到詫異。2010年10月中旬的一天,周星星突然想創建一個QQ群,“同學好友有什麼心煩的事,有什麼好的遊戲,都可以在群裡交流。”便上網搜索“好聽又好玩”的名字,結果彈出來的就有“森高社”。“我覺得這個名字很特別,甚至連‘森高社’到底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周說,至命案發生,該群已有三四十名成員,但林小森不在其中。命案:誤會還是報復“11·6”命案緣起一場口角,這是一次偶發事件還是蓄意報復?按照受訪學生講述,當日他們離開林小森傢後,有人提議到棉紡廠打籃球。路上,他們遇到瞭前文提及的陳明等三人。根據行進路線,要去棉紡廠,必須經過武江大橋。而陳明一方當時也往武江大橋方向走。誤判由此產生:陳明一方覺得被“尾隨”,便打電話“叫人過來幫忙”。在日後的庭審中,被告溫峰也強調說:“說我們尾隨其後,不是事實,我們沒有尾隨。”——他們的目的就是去棉紡廠打籃球。此外,在日後的庭審中,致人死亡的羅武江等被告各領刑責。但讓被告劉一亮及其傢人無法接受的是,在毆鬥中主動發起攻擊並致其受傷的陳明一方,事後並未受到警方追究。 (本案中未成年人均使用化名)樂昌警方:“非法組織”特征明顯說法針對公眾的種種質疑,日前,樂昌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陳文明、局刑偵大隊教導員朱子恒、負責偵辦此案的刑偵大隊一中隊隊長彭志芳和副隊長林平等民警一起接受瞭記者的采訪,詳解警方對該案和“森高社”非法組織的偵辦過程。“森高社”不屬黑惡勢力記者:警方如何看待這起案件?陳文明:該案有著與眾不同的特點:一是未成年人犯罪為主體,其中涉及在校學生,包括死者;第二,這是一個團夥犯罪,涉及的學生人數比較多,有二三十人;第三,這些學生在校表現都不太好,學習成績比較差;第四,這些學生是單親傢庭或留守兒童;第五,犯罪動機、心理比較沖動,考慮問題不顧後果,就是因為口角,要伺機報復,動用瞭兇器,在光天化日之下打鬥。記者:為何有那麼多孩子卷入?朱子恒:“森高社”不屬於一個黑惡勢力團夥,成員都是五中的在校學生。他們是出於一種好奇、貪玩心態,大傢同學、朋友的關系,三三兩兩拉進來,成為其中一員。他們同我們以往打擊的黑惡勢力團夥有著本質區別,組建瞭這個團夥以後,不是出去違法犯罪、謀利益。隻不過命案發生後,值得我們關註反思:如果他們的行為不得到及早發現、教育,可能慢慢形成一股黑惡勢力。記者:警方為什麼把“森高社”界定為“非法組織”?朱子恒:客觀上他們確實成立瞭“森高社”,糾集瞭二三十個在校生。陳文明:這個“森高社”是以林小森為主。通俗地講他是一個大佬,一個牽頭人,能起到召集成員集中到一塊,發出指令的作用。從訊問材料看,林小森讓大傢到他傢開會,說要去找誰報復,成員就跟著去做,這裡就具有一個組織的特征。林平:最有力的證據是韶關中院的判決書。判決書上面,法官是認定的(判決書稱“森高社”為“團夥”而非“非法組織”)。記者:如何發現該“非法組織”的?林平:我們不是先掌握“森高社”,才發現這個案件;而是通過命案,對未成年人訊問,才發現瞭這個所謂的“非法組織”。我們找瞭20多個人,通過大量的旁證,證明“森高社”這個組織確實存在。記者:這個組織有沒有自己的結構和章程?朱子恒:具體的結構、幫規,都沒有詳細地反映上來。利用青少年好奇貪玩心理記者:林小森是該組織創建者?彭志芳:他一直沒供述,但通過訊問,認定該組織確實是以他為大哥。林平:林小森是不是組織者、創始人,有骨幹成員說瞭。但具體當時怎麼成立的,經濟狀況怎麼樣,(警方)還沒有去深挖。記者:“森高社”以什麼方式吸引別人加入?朱子恒:利用青少年好奇貪玩的心理,小孩子會覺得加入以後不會受人欺負。記者:根據警方調查,“森高社”成立於2009年底,當時林小森還是一個12歲的孩子。他是否有能力去組建一個“非法組織”並成為“老大”?朱子恒:12歲也好,十四五歲也好,從他本人的目的和出發點,我們沒有做深入調查。他組建的心態,坦白地說,我認為是好奇貪玩。記者:根據訊問記錄,被問話的學生口供前後反差極大。如果事先他們開瞭會研究如何報復對方,林小森又下達“開打”命令,他是組織者,為什麼開始時大傢都沒講呢?陳文明:這牽扯到一個偵查方向的問題,辦案時首先圍繞是誰造成瞭死者的死亡;訊問過程中,林小森、“森高社”浮出瞭水面,他召集瞭開會。記者:為什麼警方開始沒有對毆鬥組織者林小森采取措施,而是到瞭案發第19天才開始訊問他?朱子恒:開始沒抓林小森,是因為他沒參與打鬥。我們有自己的偵查步驟。在掌握證據後,老實說,我們確實拿不準該抓還是不該抓。我們提前把卷宗呈給瞭檢察院,檢察官說,林小森這個人也屬於犯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把他抓瞭。(早報訊)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