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黨校學習讓送錢到宿舍 用賄款一次買兩套豪宅房產買房現金

官員黨校學習讓送錢到宿舍 用賄款一次買兩套豪宅|房產|買房|現金

官員黨校學習讓送錢到宿舍 用賄款一次買兩套豪宅|房產|買房|現金

www.asiaworld-expo.com

  原標題:大膽瘋狂!新疆一處長黨校學習期間還不忘受賄,竟讓行賄者送錢到宿舍

  利用自己在擔任基層團場團長時的職務便利,多次收受不法商人的賄賂達235萬元,膽大妄為到瞭瘋狂地步,他甚至在黨校學習期間,還讓行賄者將現金送到瞭自己住的宿舍。

  日前,新疆兵團第五師博樂墾區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兵團第五師氣象局原黨委書記劉自發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並處罰金500000元。贓款2350000元,予以沒收。

  面對判決,站在被告人席上的劉自發悔恨交加,但為時已晚。

  手握團長大權經不起誘惑

  1961年,劉自發出生於甘肅省鎮原縣,18歲參軍到新疆服兵役,1984年3月,年僅23歲的他成為兵團農五師90團7連的排長,懷揣著理想和抱負,經過多年的不懈努力,2003年2月,劉自發被任命為九十一團黨委副書記、團長,2005年11月至2008年2月任八十七團黨委副書記、團長,2008年2月至2011年6月任八十三團黨委副書記、團長,2011年9月至案發任第五師氣象局黨委書記(正處級)。

  在擔任瞭團場主要領導後,劉自發曾說過,不惜一切,也要讓大傢過上好日子。實際上,他卻“不惜代價”先讓自己過上“好日子”。

  記者梳理後發現,劉自發受賄犯罪集中在2007年至2011年,是其先後擔任八十七團和八十三團黨委副書記、團長期間。

  2005年11月,劉自發走馬上任,擔任經濟基礎較好的八十七團的團黨委副書記、團長,主持全團行政工作,負責經濟和社會發展工作,主管財務、物資采購及產品銷售。

  上任伊始,有著多年基層工作經驗積累的劉自發,認為隻有規范生產形成規模才是團場經濟發展的出路。劉自發提出,在八十七團規范制種玉米保證金和產值制度,但是並沒有人看好這項制度,也沒有人支持他的提議,此項工作一時陷入僵局。但劉自發並沒有放棄, 決定先進行試點,他思謀著等有瞭成果,這項工作就容易推廣開瞭。

  在選定試點對象時,經過仔細斟酌,劉自發覺得他在生產經驗交流培訓期間相識的張某川是比較合適的人選,因為張某川既具有普通職工的身份,背後又有公司支持,對自己的工作一定會非常配合。

  經多次洽談,劉自發向張某川允諾:“隻要你積極支持,保證給你最優厚的條件。”

  為瞭讓試點工作取得好的成效,劉自發強行安排解除瞭部分職工的土地承包合同,將團裡較好的土地都給瞭張某川使用,為張某川在該團從事玉米制種、番茄種子銷售等提供幫助。結果,當年張某川便因此獲取瞭豐厚利潤。

  嘗到甜頭的張某川自然也打起瞭劉自發的主意,但幾次“暗示”劉自發並沒有反應,張某川開始放大招,終於“找到”瞭劉自發的“軟肋”。

  張某川後來交待說:“我向劉自發提出‘你應該為兒子的未來考慮,烏魯木齊的房子肯定大漲,如果在烏魯木齊為兒子買下房屋,兒子以後的日子就好過瞭’。其實就是為瞭給他送房子找瞭這個借口,害怕直接給他錢他不收,面上就不好看瞭。但是如果不給他好處,我以後的利潤也難以保證”。

  為瞭說服劉自發,張某川親自帶劉自發去看瞭房屋,起初還心懷猶豫的劉自發自此開始動搖瞭。

  “他看房子的時候挺高興的,我就知道有戲瞭,早就知道他沒有錢買,於是我主動提出,如果有困難可以幫他先行墊付。在2007年8月,我購買一套房屋後登記在劉自發兒子名下,將相關手續拿給劉自發,並告訴他不用還錢瞭。他還挺客氣,後來說自己也要出一部分房款,我想他既然願意收一部分,就沒有什麼問題。”

  在張某川已經擺明瞭是送給他的情況下,劉自發為瞭兒子還是接受瞭張某川在烏魯木齊市為其子購置的價值467742.48元的房產。

  這是劉自發第一次受賄,起初他每日惶惶不安,為安撫自己的內心,提出自己也出一部分錢,便向張某川返還瞭167742.48元。為“答謝”張某川,劉自發繼續將團裡的好地交給張某川承包使用。

  貪欲之心迅速膨脹不斷受賄

  欲望的大門一旦打開就難以關上,就像吸毒會上癮一樣,劉自發本是幹事業的好幹部,卻從此走上瞭貪腐路。

  為規范市場秩序,五師師市出臺文件,規定各團場要從師直企業統一進購滴灌帶。這一規定斷瞭許多滴灌帶銷售商的財路,某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某成就是其中一個。劉自發卻有著自己的想法,他向張某成提出:“可以繼續向83團銷售滴灌帶,但是必須保證質量,希望能形成雙贏模式。”

  劉自發認為,在幫助張某成掙到錢的同時,又能保證團場滴灌帶的使用量,自己還可以撈到些許好處,可謂是一舉多得。劉自發為自己的“高明”洋洋得意,打起自己的如意算盤,對師市的文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張某成大開方便之門。

  張某成後來交待說:“我知道劉自發說的雙贏是什麼意思,2008年,我將10萬元現金送到他辦公室,他直接收瞭起來。當然,在後面他也挺照顧我的,我找他結算,都很順利的拿到瞭錢。”

  有瞭上次受賄30萬元的經驗,劉自發面對這10萬元焉有拒絕之理,“雙贏”模式不斷開啟。

  從2008年至2011年,他一共收受張某成35萬元,幫助張某成順利結算到滴灌帶款千萬元。

  新疆某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某堂說:“和劉團長搞好關系,在83團生意就好做。雖然師裡規定30萬元以上的項目都要招投標,但是我以借款的名義給劉自發送瞭25萬元,後來他給下面的人都打瞭招呼,就這樣,我順利接到瞭600餘萬元的工程。”

  商人孫某立說:“在83團的地盤上,想要順利結到貨款,就得找劉團長意思一下,團裡拖欠我318萬元的棉種款,為瞭方便,我給他送瞭35萬元,他讓我直接放後備箱,過瞭幾天,他給我打電話,我的款就順利拿到瞭。”

  在83團投資冷庫、收儲葡萄等方面得到過劉自發幫助的商人黃某喜、陳某坑也很無奈:“我們在83團建瞭一個冷庫,劉自發幫我們找瞭一塊不用征遷補償的地,為我們省瞭好多錢。後來他說為瞭讓我們掙錢,他白白出力瞭,臉色很難看。為瞭以後在83團生意好做,無奈我們提出給他40萬元,後來他打電話讓我們直接送過去”。

  某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某昱也證實:“不給意思意思,結收材料款就遙遙無期,我跑瞭很多次,劉自發都說再等一段時間,沒有辦法我給他瞭30萬元,第二天就給我結瞭材料款126萬餘元。”

  短短幾年,劉自發的蛻變是驚人的,至2011年5月,劉自發的“事業”已經風生水起,從起初受賄後的忐忑不安,到意思意思好辦事,到不意思意思就不辦事,其貪欲之心迅速膨脹。

  淪為“房奴”為投資買房不分場合受賄

  自2008年張某川為劉自發購買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的房屋後,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烏魯木齊市的房價一路飆升。看著自己的房子幾年就從40多萬元漲到瞭100多萬元,在金錢誘惑面前,劉自發覺得買房才是通往幸福的“正道”。可一個月幾千元的工資怎能成事?他手中的權力,就成為瞭其買房的“資本”,當他說服瞭自己,一切都變成瞭順理成章。

  2010年5月,劉自發在兵團黨校學習期間,老師講的政治理論他沒聽進去幾句,卻想著怎樣弄錢買房。恰巧,商人張某成給他打電話說送錢來瞭,劉自發直接讓張某成將錢送到瞭黨校宿舍。

  在電話中,張某成說:“畢竟是黨校這樣嚴肅的地方,會不會不方便?”

  “你直接過來就行瞭,操那麼多心幹嘛?”劉自發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直接將10萬元留在瞭宿舍。

  2011年4月,張某成再次給劉自發送錢時,劉自發讓張某成自己將錢放在他傢裡固定位置的箱子裡,堂而皇之地收受賄賂。

  2010年7月,張某川主動往劉自發妻子的銀行卡中打入10萬元,劉自發問都不問直接笑納。

  當辦案人員問及款項來源時,劉自發交待說:“我隻知道誰給瞭錢,要幹什麼事,至於他們背後的公司,我不太清楚,在團場裡找我辦事的公司太多瞭,也不可能記清楚,一直以來也覺得不是我該關心的事”。

  談及這些款項的去向,劉自發想起瞭他與妻子抱著裝有200萬元現金的箱子,連夜趕赴烏魯木齊交房款的情形。他一次性購買瞭兩套門對門的豪宅,購房後的喜悅,背後則是領導幹部喪失的理智,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露出馬腳為避偵查竟“掩耳盜鈴”

  2011年6月,檢察機關接到群眾舉報,對劉自發展開瞭調查。

  此時的劉自發成為瞭驚弓之鳥,他才開始對黨紀國法有所忌憚。

  他找到張某川,要求張某川出具收條一份,為瞭雙方“安全”,張某川按照劉自發指示,出具瞭收到467742.48元的收條。當辦案人員問及為什麼受賄30萬元,卻出具瞭全額收條,連自己支付的維修基金和稅款都寫入收條,劉自發陳述:“當時隻想著撇幹凈,沒想到反而露出馬腳出瞭錯”,真是可笑又可悲。

  知道以自己的能力不可能在烏魯木齊購置兩套房產,為逃避偵查,劉自發安排將房產落戶在商人劉某堂名下,然後使用轉賬付房款,房屋買賣公證等障眼法掩飾自己的非法所得。

  為瞭 “安全”,劉自發還與劉某堂訂立攻守同盟,別出心裁的讓劉某堂在3張不同的紙上寫收條,落款不同的日期,且該日期與兌現時間大致吻合,以期天衣無縫。

  劉自發“掩耳盜鈴”“移花接木”的伎倆貌似完美,但最後的結果證明,隻不過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劉自發處心積慮打假收條和借條,變更房產登記,最終也難逃法律制裁。

  因涉嫌犯受賄罪,2016年4月28日兵團博樂墾區檢察院決定對劉自發刑事拘留,同日由博樂墾區公安局執行;同年5月14日經兵團檢察院第五師分院決定逮捕。兵團博樂墾區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劉自發犯受賄罪,於2016年10月28日向博樂墾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公訴機關指控,2006年至2011年,被告人劉自發在擔任第五師八十七團、八十三團團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張某川、張某成、劉某堂、吳某友、孫某立、黃某喜和陳某坑、李某昱等人,在農業生產、銷售、工程建設安裝等方面提供幫助。劉自發多次收受上述八人賄賂共計2350000元,用於購買房產和個人日常開銷。

  日前,兵團博樂墾區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被告人劉自發身為國傢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賄賂共計235萬元,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並處罰金500000元。贓款2350000元,予以沒收。

  在莊嚴的審判法庭上,劉自發流下瞭悔恨的淚水,希望法庭給其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他說:“我沒有什麼好辯解的,錯瞭就是錯瞭……”

  采訪手記

  2007年8月,劉自發第一次收受張某川購買的一套房產後,還將部分受賄款返還給瞭張某川,但嘗到甜頭之後便來者不拒,成為瞭“房奴”。久而久之,他與老板走得近瞭,與職工離得遠瞭;貪圖享樂的意識強瞭,無私奉獻的品質丟瞭,使黨員幹部的公仆形象在一次次權錢交易中蕩然無存。為瞭個人利益,劉自發以手中的權利作為交易,與多名個體老板建立權錢交易的朋友圈,明目張膽破壞市場競爭秩序,後果嚴重。

  來源:法制日報

Tags:
Venue,
宴會,
宴會場地,
場地,
展覽,
演唱會,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